Alan

有件事我隐瞒了很久,现在......我想和所有人坦白.........我其实有中度以上抑郁症,还有焦虑症外加一点多重人格倾向[擦汗]~~但别担心,至少目前暂时来看,你还不必担心自己人身安全,而且据我所知,这玩意好像没有传染的风险[捂脸]。从第一次确诊至今已经两年五个月,如果你觉得诧异的话我不会奇怪,毕竟我演技这么好[憨笑]没往影视界发展真的好可惜的说[奸笑](我觉得你们真应该看看今天我公开病情时在场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哈哈,我真的很想拍下来做个表情包合集)病情根源源自我童年最初的经历,别问我为什么看的那么重,因为这是我最初的人生体验,带着某种特殊的味道。我无法向你们描述抑郁的感觉,我已经陷入这死海深渊太久,久到已经感受不了情感也不能表达所想了。童年的那些记忆,成长的那些经历带给了我很多苦楚,那些伤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冲刷掉尘埃,而是深埋心底生根发芽,伺机破土而出占据整个心灵,它也会像野兽一般潜藏暗处,不时跳出来狠狠的给我一爪。我总是戴着不同的面具,隐藏着不同的心绪,对每个人都是如此,长年累月后都分不清何人才是真实的自己,等到惊觉之时才发现自己只剩下破败的皮囊,残缺的灵魂。那些经年累月放不下的过往曾是激励我前进的动力,可如今背负着这些我已经无法再继续努力。我想要学会释然,寻得宁静,我想要直面那些自己最害怕的痛楚,我想要再次战胜自己战胜心病。而在我看来,想要直面事物首先得承认它,所以我向所有人公开,我知道这对军人的职业对我的职务有多大影响,我知道以后我会要承受更多非议争论,但我不再畏惧。我想向那些看好我的人支持我的人抱歉,我没有你们想的那样强大,我想向跟我同事过的所有战友说声抱歉,工作中我总是太过严谨严肃,用对待自己的要求来要求你们,总是辱骂有时甚至还会动手,我想对那些真心待我的人说对不起,我从未真正向你们坦白全部心声,你们可以问我任何问题而不必顾及,但最好别给我什么建议,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我不断交新朋友、培养新爱好、换新环境、换新单位、尝试新恋情……我见识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地方,体验了不同的人生。可是最后任然只有烟草酒精药物能够暂时安抚我的心绪,不过放心我不会再让这些左右自己。关于自杀……说真的,我不是没想过没尝试过,可最后一步我还是害怕了,我害怕自己就这样逝去,除了一张出生证明没什么能够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我害怕对不起母亲,让她一个人承受失去所有的痛苦,所以不必担心,我不会再这么自私,死亡是最简单但也是最愚蠢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如果连死亡都不怕,那么也就不会再害怕一切,我会活的好好的,哪怕是终然一生与这讽刺的人生纠缠,我也会傲然屹立去战斗。

评论

热度(1)